商品搜索
商品搜索:
价格
网站标志
会员登录信息
您好,欢迎来到体育用品购物商城!  [登录] [免费注册]
博海体育
购物车
您的购物车中有0件商品 查看购物车
“毒跑道”背后,是一场罕见的塑胶跑道推广运动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6-06-21 11:10:59    文字:【】【】【

北京师范大学体育与运动学院毛振明教授认为,像我国这样大量、齐整地推动塑胶跑道,在全世界实属罕见。在日本,学校几乎不使用塑胶跑道,只有在专门培养运动员的体育场里,才有塑胶跑道。

本周五,因塑胶跑道事件被关注的北京实验二小白云路分校开始全面拆除塑胶跑道,并且强调在本周内完成。而与这条消息相对应的是本周早些时候,相关部门宣布,经有关部门检测,北京实验二小白云路分校的空气达标。把这两条消息连接在一起,相信很多人会有困惑:既然检验合格达标,为何还要全面拆除?我想,一方面是涉及孩子们的身心健康,应当安全防范最大化,要“疑毒从有”,先拆了它。外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是达标的“标”,这标准,本身达标吗?我们在相关领域还欠缺什么,这次北京这所小学全部拆除塑胶跑道将意味着怎样一个开始,塑胶跑道在校园内的命运将是什么?《新闻周刊》本周视点关注:塑胶跑道的味道。

北京实验二小分校拆除塑胶跑道

本周五,在北京市实验二小白云路分校门口,前来拍照、围观的家长、学生络绎不绝,已经争议了很久的学校塑胶操场终于开始拆除!几个月里,不断散发出刺激性气味的操场让他们胆战心惊。


学生、家长期待已久的拆除,终于进行。


家长前来拍照。


拆除前的操场。学生反映,操场中间绿色的部分味道最严重。

与近期集中曝光的“毒跑道”事件不同,在这所学校,有刺鼻味道的不仅仅是跑道,而是整个操场。去年暑假,学校对操场进行改造,人工草坪变成带跑道的塑胶篮球场。今年上半年天气变热后,孩子们就集中出现了流鼻血等症状。学生说,以前偶尔一两个礼拜有一个人流鼻血,最近几乎每天都有人流鼻血。


学生家长说,小朋友流鼻血一般是一个鼻孔,流几滴就凝住了。但现在的情况是双鼻孔流,而且一下就下来,给家长们吓坏了。

半个月前,西城区教委宣布操场停止使用,将进行检测,学校却始终没有停课。家长只能自行给孩子放假,坚持上课的学生不足十分之一。家长戏称,孩子没人照顾只能跟爸妈去单位,孩子也成了“上班族”。

专家:符合国标已不等同于无毒

上周日6月12号,塑胶操场的检测结果终于公布。结果却让所有家长大吃一惊,明明是味道浓郁的塑胶操场,检测样本各项指标竟然全部符合国家标准。


家长自行给孩子们停课。家长质疑检测结果:既然检验合格,为什么在门口就好大味?并要求有关部门,说话得对孩子们负责。

家长们的不信任并非没有依据。现行塑胶跑道国家标准起草于2004年,颁布于2011年,国标中的环保指标仅仅包括苯类物质以及四种重金属,而例如多环芳烃、甲醛等有害物质都不在检测范围内。多位业内专家表示,符合国标已不等同于没有毒。

家长担心毒物残留要求拆除至黄土层

因为操场仍有异味,西城区教委表示将在本周内完成整改,并在本周二提出了三种整改方案,向家长征求意见。第一个方案只拆掉表面的塑胶层;第二个方案则要拆掉塑胶层和第二层的沥青层;第三个方案则要求在这两层的基础上再挖出第三层基土层,最终露出黄土层。然而,就在家长们还在讨论三个方案时,本周四晚上,他们却接到了班主任“工程即将动工、下周一复课”的电话


家长反映,之前学校请他们讨论拆除方案。可家长们的方案还没公布,学校就已经开始拆除工作,让家长们觉得有点受到了欺骗。但家长们看准一点,必须至少拆到黄土层。

因为担心沥青层和基土层受到渗透污染,不少家长希望执行第三种方案,即把三层全部挖掉。周五,在两台挖掘机的作业下,操场被迅速铲起十多厘米,操场内的废土堆积如山,沥青层和基土层也相继露出。

问题操场和跑道到底挖到哪一层才安全?挖完之后又该如何重新铺设?同样的问题在去年也困扰着深圳美莲小学的家长们。去年11月,该校的塑胶跑道被检测出甲苯超标20倍而被铲除,运动场地随后进行简易铺设,并在三天后就宣布复课。当时学生家长就提出了同样的担心:操场铲除后还有没有残留,残留多少?

塑胶跑道国家标准主要起草人师建华介绍,在美莲小学的跑道整治中,仅仅将表层的塑胶层铲除,露出相当于沥青层的第二层水泥层,并未挖至基土层和黄土层,在经过晾味和检测后跑道已经可以重新使用。

深圳毒跑道拆除后 尚无可信赖替代品

在深圳美联小学,由于没有值得信赖的跑道重新铺设,这个水泥的临时跑道已经使用半年。这种情况在深圳很普遍,几乎所有铲除操场的学校,都没有再铺设,而是等着好的材料、好的产品出现。


深圳美莲小学跑道拆除后,变成了水泥操场。

本周六,北京实验二小白云路分校的家长们依然在焦急地关注着工程的进展。根据西城区发布的公告,拆除预计本周日结束,施工方随后将铺设方砖甬道。然而到底拆到哪一层,谁在进行施工,拆到哪一层才安全,家长们无从得知。对于周一的复课,许多家长不抱信心。

气味判定成判断毒跑道的重要方法

在北京西城区,与白云路分校同期进行操场施工的还有十多所学校,都由西城区教委进行招投标。西城区表示已启动排查,检测不合格的立即拆除,检测合格但仍有异味的,也将采取与白云路分校同样的措施。

由于塑胶跑道国家标准已经很难再作为鉴定跑道的标准。师建华认为,在新国标未出台的情况下,建筑行业气味评定法是判断跑道是否应该拆除的重要依据。

第一类,没有味道,人站在操场或跑道上闻不到任何异味,不用拆除。

第二类,闻到一点异味,但没有不适感,也可以不拆除。

第三类,人感觉到不舒服了,考虑进行异味处理。

第四类,人在感觉很难受了,必须拆除。

第五类,人感觉到又刺鼻又难受,必须拆除。

“塑胶跑道有风险,入校需谨慎”,这说法可不是出了一个又一个毒跑道事件后才被人提出来的。其实在十多年前的2003年就已经被提出,当时在第二届中国学校体育科学大会上就曾有专家呼吁,必须尽快终止学校体育场地铺设跑道。然而,这句话当时并没有引起太多人关注。因为种种因素决定,当时塑胶跑道还并没有大规模的进校园,大家的相关意识也不强。然而,近些年随着对校园体育的高度重视,塑胶跑道高速进入学校,问题也就开始大量出现,可是高速就一定该出安全问题吗?

为治扬尘 北京在学校推广塑胶跑道

国际淘汰的TDI聚氨酯跑道充斥校园

本周五下午,中国青年政治学院的体育教师王哲广,正在带领校滑雪队的学生们进行准备活动,今年已经55岁的他年轻时就是练跨栏的,操场和跑道,显然是他这辈子呆的时间最长的地方。


王哲广正在指导学生训练。

王哲广说,十多年前,北京市治理扬尘,有一个计划让北京市所有的学校,铺上这种人工合成材料的跑道,包括人造草。2002年,中国青年整治学院改建体育场地时,准备铺设塑胶跑道。


操场改造前的中国青年政治学院。

作为学校场馆建设的设计者,王哲广走访了生产企业和环保、体育管理等部门,并查阅了大量资料。然而越查资料,王哲广发现的问题越多。当时,人们只认识到这种塑胶跑道的物理性能,知道它跑步起来弹性很好,维护非常方便,但对它的环保问题没有更多的考虑。


1994年国际跑道协会已经提出,建议欧共体不使用这种TDI材料。

应该铺设什么材料的塑胶跑道,成为当年,王哲广与校领导反复商讨辩论的重点。王哲广坚信,学校教育工作,最重要的一点,是要树立健康第一的指导思想。最终,学校在经费紧张的情况下,选择相信王哲广的专业性,使用了造价更昂贵的橡胶预制跑道。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铺设了造价昂贵,但更为环保、安全的橡胶预制跑道。

尽管自己学校已经铺设了更为环保的预制跑道,但王哲广依然在2004年的《环境保护》杂志上发表文章,指出TDI聚氨酯塑胶跑道的危害性,并提到国际田联和中国田联都建议不使用该类塑胶跑道。

然而,就在他文章发表前几个月,教育部、国家体育总局举行学校体育场地建设研讨会,认为学校塑胶体育场地建设不能叫停,必须严格按照环保要求建设施工。

但很遗憾,当时塑胶跑道市场中,占据主流的,正是TDI聚氨酯类产品。而受到招投标价格的影响,承包商不断压缩利润空间,到底有多少劣质的TDI聚氨酯跑道铺进了校园,或许谁也无法给出一个准确数字。

本周,有媒体指出,欧美日本澳大利亚等国家,使用沙土甚至是天然草地的选择,显然更为安全,能不能让我们的孩子也远离化工产品?但即便是反对使用TDI聚氨酯材料的王哲广,在以自己的教学经验权衡利弊后,也倾向于使用更为环保安全的合成材料跑道。


日本的操场大多为沙土。

尽管王哲广认同,自然化的操场最为理想,但他也担心这种操场无法满足学校的教学要求。现在中小学有课间操,操场使用率非常高。如果采用天然草,这种操场学生踩几次,基本就宣告报废。而且,此类操场从年底11月到第二年的4月,属于保养期,无法使用,难以保证正常的体育教学工作。

本周开始全面拆校园内的塑胶跑道的学校可不只北京这一所,还包括在成都的一所学校,原因也相似,然后,是家长们坚决就不干了。其实,一个让人头疼的事是,这两年在新闻报道中看到的类似毒跑道事件不少于20起,但其中真检测有问题的却只有4起,还不到五分之一而已。可一次又一次合格达标,公众的担心不降反而是上升,这背后与标准的滞后甚至缺失有关。一是相关标准只是推荐标准,不具有强制性。另一个这是针对成年人甚至是成年运动员们的标准,可是没有针对青少年的标准。因此,相关标准缺失是明显的。而同时,校园体育要求硬件大干快上,那么校园体育就一定是塑胶跑道先行吗?

标准化校园建设催生“塑胶跑道热”

部分学校招标、施工、检测十分草率

尽管有异味的操场让全国多个城市身陷“有毒跑道”风波,但一场塑胶跑道建设热潮也正在中小学校全面展开。在浙江,“建设塑胶跑道”被列为今年教育系统十大项目之一,年初就提出2016年全省将新建163条中小学塑胶跑道,使全省义务教育学校塑胶跑道比例达到90%以上。而在江苏,农村中小学运动场地塑胶化建设工程,自2012年起就被省政府列为惠民实事工程。

北京师范大学体育与运动学院毛振明教授认为,像我国这样大量、齐整地推动塑胶跑道,在全世界实属罕见。在日本,学校几乎不使用塑胶跑道,只有在专门培养运动员的体育场里,才有塑胶跑道。

然而,近几年来,在义务教育学校标准化建设要求之下,除了经济发达的江浙地区之外,全国各地中小学都在加快建设塑胶跑道步伐。在已经开通10年、拥有用户最多的全国学校招标网上,搜索“塑胶跑道”招标信息,仅过去10多天,就有超过20个省份中小学和幼儿园的需求。


网站上源源不断地出现各地中小学塑胶跑道铺设需求。

然而,在这些高需求的塑胶跑道背后,质量水平却难以保障。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说,现在推行的标准化校园建设,主要是让学校达到一定的硬件要求,包括操场、教室,还有体育设施、音乐设施。但有些地方因为一直没有保障资金到位,就没有启动建设。当地方教育督导部门检查标准化校园建设进展时,部分学校采取突击应对,招标、施工、检测,都显得非常草率。


许多塑胶跑道就是这样铺成的。

义务教育学校标准化建设,初衷是为了实现教育资源均等化,却催生了塑胶跑道旺盛的需求,仅2015年全国就新增了近3000家原料生产供应商。令人担忧的是,这些占去市场半壁江山的小型作坊没有资质、没有技术、没有安全生产管理,也没有产品检验手段。超低价竞争,为中小学校园的塑胶跑道埋下隐患,接连爆发的毒跑道事件也重新带来思考,是不是所有的学校都需要塑胶的运动场?

齐备的操场硬件,并不意味着学校体育教育现代化,也不等同于这所学校的体育活动丰富多彩。北京师范大学体育与运动学院毛振明教授说,有些学校虽然铺了塑胶跑道、人造草皮,但只是一个摆设。在广大的农村地区,虽然没有这类操场,但他们的体育活动,仍然令人感动。


农村学生在土地上做游戏。

塑胶跑道国家标准主要起草人师建华认为,目前学校的塑胶跑道建设,已经成为一些人的牟利手段。国家急需从招投标方式、价格的确定、检测方式、验收方式、管控方式等方面,进行彻底改革。

此外,塑胶跑道的使用寿命只有五到十年,但是它的材质降解时间是两千年。北京师范大学体育与运动学院毛振明教授认为,如果全中国的学校,都修了塑胶跑道,然后每隔五年十年都要翻修,将是一笔巨大的经费,同时也将对环境造成巨大污染。


拆除的塑胶跑道,如何讲解处理也是大问题。

毛振明教授提倡,塑胶跑道的建设,要因地制宜。比如,在南方地区,草长得比较好,那么就应该尽可能地提倡,多有一些自然的地方,让塑胶的地面能够少一点。

俗话说:“基础不牢地动山摇”。在毒跑道的相关事件中,这基础就是相关标准存在的巨大滞后和漏洞,这个基础不牢,塑胶跑道发展过程必然是地动山摇。而现在就到了打好基础的阶段,这基础应当能让社会有对塑胶跑道的使用安全有信心。而为了安全把塑胶跑道彻底赶出校园,也似乎不现实、不应该。如果在新标准的强制护佑之下,又安全又能应对中国各地不同的气候对塑胶跑道的需求,何乐而不为呢?遇到问题我们应当解决问题,而不是简单的一拆了之。真正该拆的是已经跟不上时代的相关标准和我们的安全意识。

浏览 (258)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管理员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相关评论
最新点评
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
发表评论
您的评价
差(1) 一般(2) 好(3) 很好(4) 非常好(5)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看不清?更换一张
匿名发表 
脚注信息

 

Copyright 2009-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重庆博海园林设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渝ICP备13006168号-2
服务时间:周一至周日 08:30 — 20:00 全国订购及服务热线:023-81957588
联系地址:重庆市九龙坡区奥体运动街107号